秒速时时彩 >> 经济学 >> 全球经济治理
[文摘]杨洁勉等专家: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与中国外交70年
2019年09月07日 21:13 来源:《国际展望》2019年第5期 作者:中国外交70年课题组 字号

内容摘要: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具有多层次、多维度的内涵。对于什么是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中国学者提出了四种观点。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原文标题】中国外交70年专家谈(之三)——全球治理、军事外交、中东欧合作、中等国家关系

  【作者简介】中国外交70年课题组,课题组长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杨洁勉研究员,应邀参加人员包括国际问题研究界众多专家。按照相关报告在文中出现的顺序,本辑“专家谈”的报告人为刘宏松、夏立平、龙静、高晓川、余建华、邹志强、汪诗明、钱皓、张琨、牛海彬。

 

  一、为全球治理提供中国方案

  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具有多层次、多维度的内涵。对于什么是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中国学者提出了四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中国位居前列的综合国力、在国际体系中的角色变化、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资源、为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方案的主观意愿,使得人类命运共同体方案最先由中国提出。作为全球治理中国方案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种观点认为,中国道路和中国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积累的实践经验是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

  第三种观点认为,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是中国针对各种全球性问题提出的具体解决方案、治理方式和治理路径。

  第四种观点将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区分为五种类型:一是补充、修改、改进性质的中国方案,二是把中国的国内治理方案转化为全球治理方案,三是在已有方案无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提出的替代方案,四是对已有经验或模式予以折中的方案,五是针对新的全球性问题提出的新方案。

  这四种观点其实并非相互排斥。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方案的指导原则。2015年9月,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指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中国在全球治理中提出的一系列方案,在国际社会产生了重要影响,为各个议题领域全球问题的解决贡献了中国力量和中国智慧。

  当前,一些国家的逆全球化和推卸全球治理责任的做法对中国倡导的支持全球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指导下共同推进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构成了挑战,也对整个全球治理体系形成冲击。面对挑战,中国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定推进经济全球化。中国坚定地立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治理理念,努力通过共商、共建、共享寻求全球治理的合作路径。

  二、中国军事外交70年

  纵观中国军事外交70年,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变化,中国始终坚持捍卫国家主权和利益。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军事外交已经与政治外交、经济外交、公共外交等并驾齐驱,成为维护中国国家利益的重要手段和依托。

  中国外交前30年是生存性外交。20世纪70年代,毛泽东主席根据国际形势的变化,提出了“一条线”“一大片”的军事外交战略。改革开放后,中国放弃“一条线”军事外交战略,在国际上奉行独立自主的军事外交战略,主张不结盟、不对抗,摆脱了意识形态的影响,军事外交不再过于强调社会主义阵营身份,积极发展与世界各国的军事交往。军事外交的内容和形式更为多样,并向非传统安全领域扩展,中国军事外交也更为透明。中国从务实角度出发调整了与美国和苏联的关系,还积极参与联合国等有关国际组织的活动。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大力提供国际安全公共产品,积极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持续开展海外护航行动,积极参加国际灾难救援行动;更好地平衡国际责任与自身利益之间的关系,继续大力向第三世界国家提供医疗援助,力所能及地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各种帮助;积极参与或构建各类安全合作机制。

  三、“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和其他多边合作机制的比较

  以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的诞生为起点,中国在进入21世纪后先后建立多个以某一地区作为整体合作对象的机制或平台。这些机制或平台的出现和发展,同中国外交从早期开始逐步奠定的以国与国之间双边关系为主体、以联合国为首的多边机制为舞台的外交传统汇聚在一起,共同构成了当前全球—地区/次地区—双边的多层复合式中国外交框架,丰富了中国外交的内涵,拓展了中国外交的空间,完善了中国外交的结构。

  这一类以某一地区作为整体合作对象的机制和平台,主要包括中非合作论坛(2000)、中国—东盟合作机制(2003)、中阿合作论坛(2004)、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2006)、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2012)和中拉论坛(2015)。

  合作机制的创新性原动力强。从一开始就以由中方总理参与的年度首脑会晤作为推进合作的核心引擎,级别高,频率高。中非是每三年一次召开部长级会议,中阿每两年召开一次部长级会议,中国—东盟则是先前有长期的铺垫和准备,中拉每三年召开一次部长级会议。合作机制的规划性强。有年度性的纲要文件、2015年出台的中期规划、5年的回顾和总结等。

  在这些地区合作机制中,中国—中东欧合作具有很大的特殊性。特殊性表现在以下方面:(1)地区的特殊性。这不完全是一个自发形成的地区概念,很大程度上是二战后外力强权作用下的产物。(2)合作属性的特殊性。缺乏对自己的明确定位,导致其在推进经济合作的过程中希望做的和实际能做的相脱节。(3)机制架构的特殊性。它们与欧盟存在“半隶属”关系。

  “16+1合作”的当务之急:一是如何在机制升级、关系升级的趋势下,巩固和拓展合作成果,不使政治外交关系的高位运作成为“空中楼阁”,即经济合作如何跟上政治关系;二是如何应对美国、欧盟为主的西方力量对“16+1合作”施加的负面影响;三是合作机制自身“16+1合作”发展的未来方向,是强机制化还是弱机制化,针对不同情况,其应对之策也是不同的。第一,从促进双边关系发展的传统型多边平台向“多边带双边,双边促多边”的复合型平台发展。第二,给予中东欧国家更明确的身份定位,给这一合作机制更清晰的原则界定。第三,在机制结构上,将“16+1合作”尝试性地发展成为多层次合作的试点平台。第四,从机制化程度来看,目前“16+1合作”和其他合作机制比较,既不算强也不算弱。第五,在巩固贸易、旅游等领域常规合作成果的同时,寻找具有战略性、前瞻性、引领性的合作领域拓展合作空间。第六,加强国内发展战略与“16+1合作”发展方向的对接。

  四、中东欧地缘政治经济与“16+1合作”

  在亚欧大陆,地缘因素决定了中东欧未来仍将是大国利益交织与竞争的核心区之一。亚欧大陆经济一体化的不断深入为中东欧国家与域外大国借力协同发展提供了契机,其东连西通的交通优势,加上产业基础与布局、人力资源等优势都将使这一地区成为大国竞争的重点。

  2012年4月,旨在加强互利共赢、务实合作的“16+1合作”机制的建立在推动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关系发展中具有里程碑意义。该机制加强了中国—中东欧国家间的战略关联性,标志着双方关系进入全面提升和发展的历史新阶段。“16+1合作”以加强亚欧大陆两个重要的新兴和转型经济体跨区域的合作为目标,但同时它又具有超越跨区域间合作范畴的特点。

  在合作机制框架下,双方构建了多层级、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平台。合作机制下的政策沟通与对话有力推动了多双边合作的发展,为中国—中东欧国家各领域的合作确立了战略目标,形成了中国与中东欧国家间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合作格局。

  自中国政府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提出“16+1合作”和“一带一路”倡议以来,欧亚大陆互联互通建设成为促进区域经济和贸易增长的有力引擎。深化“16+1合作”,首先,应积极推动合作机制框架下的平衡发展;其次,应积极处理好合作机制内区域整体性与国家特殊性的关系;再次,应处理好合作机制内部性与外延性的关系。

  “16+1合作”不断扩大了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利益交汇点,并日益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对外关系与国际合作中的新亮点。历史的发展总有其内在关联性。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的建立既源于中波轮船公司、中捷友谊农场、中捷友谊机床厂等历史见证的传统友谊,同时它又超越传统友谊,在新的框架下奠定了中国与中东欧国家间互利、共赢合作关系的新起点。

  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是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的积极实践,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在合作机制中得到了体现,它为跨区域国际合作与发展贡献了中国方案。

  五、中等国家关系

  对于中等国家关系,这里分别归纳中国在过去70年中与以色列、土耳其、加拿大、澳大利亚、墨西哥和巴西六国关系的发展历程、主要特点与前景,并对中等国家的角色定位及其在国际体系中的作用等进行讨论。

  70年中国—以色列关系史,基本可以分为四个不同阶段。一是1948/49—1955年的徘徊曲折期:双方相互示好接近却两失建交机遇。二是1956—1976年的冰冻疏远期:双边关系因国际环境的制约以及其他原因的影响而处于低潮。三是1977—1991年的逐渐恢复期:双方外交与时俱进务实调整,建交水到渠成。四是1992年以来的合作发展伙伴期:双方友好合作快速推进,势头良好,多领域亮点纷呈,2017年中以建立创新全面伙伴关系。

  中土关系经历了从敌对到建交,从缓慢起步到快速发展的历史进程,发展重心逐步从政治过渡到经济,安全与反恐议题也日益凸显。从历史进程来看,中土关系的发展演变受到国际大环境变化的深刻影响,也受到中土自身发展需求和民间交流的推动。中土两国需要积极构建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为此需要政治互信、经济互利和安全互惠合作的全方位深化。

  中澳建交40多年来,总体来看,两国关系仍处在不断发展之中,取得了中国与中等国家外交中少有的值得称许的成就。2014年11月,两国领导人决定将中澳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是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所构建的第一个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建交近半个世纪来,伴随中澳关系逐步走向全面和深入,一系列多领域、多层级、多形式的交流与磋商机制亦相应建立起来,并对中澳关系产生了积极影响。目前中国保持着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的地位。中澳自贸协定2015年6月17日签署,12月20日正式生效,这是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所签订的水准最高的自由贸易协定。需要以与时俱进的态度看待中澳关系的现状及其未来。

  加拿大是典型的资源型老牌中等发达强国。中加两国正式建交是在1970年10月13日,是冷战期间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西方阵营中的中等发达国家。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突发性(如华为事件)使中加双边外交关系瞬间跌至冰点,中加关系中数年积累的优质“政治资产”一夜“归零”。中加关系的迅速恶化是两国很多人始料不及的极端事件,同时也促使两国有关研究者重新思考中加关系中长期被掩盖的历史及现实问题以及内在困境和挑战。

  1972年,中墨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在30年时间内中国便成为墨西哥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各个领域的交往也在不断深化。墨西哥工业结构与中国相似度较高,因此在将来依旧会是中国在相关产业方面的竞争对手。在经济方面,墨西哥对美国依赖较为严重,因此在墨有关工业与能源方面的投资,中国必须谨慎而行。但与此同时,墨西哥外交政策中长期以来的独立性也客观存在。如何通过协商,将可能的合作项目一一落实,是中墨两国下一阶段需要探索的重要命题。

  1974年,新中国与巴西正式建交,两国关系才迎来真正的历史机遇。早在1983年,巴西就已在上海设立总领事馆。建交40年来,随着两国所处国际格局和各自综合国力及外交优先度的变化,两国关系表现出先缓慢而后加速的特征,并在进入21世纪后快速成长为南南合作、新兴大国合作的典范。

 

  ·延伸阅读·

  [期刊速览]《国际展望》2019年第5期

作者简介

姓名:中国外交70年课题组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国际展望.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安徽快3